• 岳麓书院再现兴盛之貌 2019-07-13
  • 中信银行收购阿尔金银行后新股东“首聚” 2019-07-08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7-08
  • 学者:“首相官邸主导”决策过程促成安倍长期执政 2019-07-03
  • 悄悄查手机,伤了夫妻情 2019-07-03
  • 不容易!中国核电逆袭之路:从连钢筋水泥都需进口到走向世界 2019-06-26
  • 端午新经济体验无处不在 “指尖端午”玩出新花样 2019-06-24
  • 看惯了世界杯,这样的足球赛你见过吗? 2019-06-20
  • 3898元起vivo NEX发布:升降式前置镜头,正面全是屏幕 2019-06-20
  •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2018年第9期) 2019-06-16
  • 双面陈坤荧屏"脱身" "戏精天团"玩转年代爱情下饭剧 2019-06-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6-15
  • 土地红线不断的下降,农民却越吃越饱,中国农民是一只神的力量,会魔法 2019-06-11
  • 新车图解:华晨中华V7 引入宝马动力 2019-06-11
  • 抖音广告出现对英烈邱少云不敬内容 今日头条致歉 2019-06-06
  • 11选5赚钱技巧 > 介绍 > 11选5赚钱技巧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认兄

    11选5赚钱技巧 www.qxfr.net 【书名: 里院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认兄 作者:猪猫兽

    里院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www.qxfr.net,很好记哦!11选5赚钱技巧 www.qxfr.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吕清广本纪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此刻,余鸿焘坐在木椅上,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先前杨禄明对他说的话。

        他看了眼坐在身旁的嬴莹,眼睛不由眯了起来。

        看这个样子,逸王殿下和里院之间,的确存在着很深的情谊。

        那么将来在战场上,两军对垒之时,还真的可能出现杨禄明说的那种情况。

        逸王殿下不忍拔刀,而里院也完全对她视而不见。

        她的凤羽军出现在战场上,完全就是一个看客??赡茏畲蟮淖饔?,就是拱卫在她身边,替她挡住流矢之类的东西。

        但是……陛下为何对此事……表现得如此的大度?

        逸王殿下是有大功不假,可这已经牵涉到了忠诚度的问题了……怎么没有见到龙颜大怒?

        在出宫前,他依稀记得,陛下的心情还很不错……

        他当然想不通了,大家了解的事实真相都不一样。在他的层面,现在只能想一想如何在战场上将这个可能最大化地利用起来。

        比如……将某个战略要地交给凤羽军?

        他们站在那里,里院不去攻,但同样会让里院很难受。

        当然了,如果里院去攻,逸王殿下总不能让自己的部下伸着脖子挨刀吧?

        “余将军,一回来就急匆匆地进宫了,莫不是去打我的小报告了吧?”嬴莹此时已经卸甲,只是身着黑色的洗手衣,连白大褂都没有穿。

        余鸿焘连忙将思绪拉回来,端起酒杯,道:“逸王殿下说哪里话,长端铁骑本就直隶于陛下,末将不去向陛下复命,难道还去兵部报道?”

        嬴莹道:“那是本王错怪余将军了,来,第一次喝酒,干!”

        说完,将手中的清茶一饮而尽。明明是茶,却喝出了豪饮美酒的气势……

        但余鸿焘哪里敢计较这些,且不说对方亲王身份的缘故,光人家怀有身孕这一点,他就不敢劝酒啊。

        他顺势将自己杯中的酒喝下了肚,然后道:“也全是沾了殿下的福气,不然的话,一旬就一天假,实在馋得慌?!?br />
        “余将军,你是否内心当中有些疑惑,觉得陛下对我过分宽容了?”嬴莹不动声色道。

        余鸿焘顿时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想了一下,道:“殿下你贵为亲王,且曾经为我朝立下大功,更是因为老王爷的缘故,含冤多年。陛下如此对你,都在情理之中。如今老王爷沉冤得雪,殿下又平步青云,总算是否极泰来。说起来,末将还从未恭贺殿下,殿下,这杯酒敬你,你便以茶代酒吧。以后,长端铁骑和凤羽军互相照应,互为倚靠?!?br />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耳聪目明之辈。听得这番话,又见到余鸿焘煞有介事地起身敬酒,全都一同端起了酒杯,对着嬴莹的方向,隔空点杯,然后喝来一滴不剩。

        嬴莹将同在一桌的黄马庵支开,道:“师弟,怀孕已近三月,我不能喝酒了。你替我下去,多和长端铁骑的兄弟们走动走动?!?br />
        她这话一出,其余三名队正也跟着起身,向两位主帅行了一礼,跟着黄马庵走开了。

        长端铁骑这边的三位队正也不是傻瓜,混到这个份儿上了,基本的人情世故自然都懂,也向余鸿焘请示了一下,然后提着酒壶,向下面走去。

        一瞬间,一张大桌子,就只剩下了嬴莹和余鸿焘两人。

        没有人说话,只剩下锅里沸腾的水泡破裂的声音。

        “逸王殿下发明的这种吃法,还真的很稀奇,既美味又有趣?!庇嗪桁庹也坏交八?,只得随便选了个话题。

        嬴莹布下一个隔音阵法,道:“余将军,先前真的告了我的御状?”

        余鸿焘连忙否认:“殿下,末将……末将……”

        真是让人烦恼啊……根本撒不了慌……

        “余将军,你我平级,不用如此自称??銮夷阒矣诒菹?,所做的,也不过是在尽臣子的本分罢了?!辟ㄔ俅挝嗪桁庹辶艘槐?。

        “谢殿下体谅,那……那……”

        “你比我年长,私下里,我敬你为兄长,如何?说实话,关于军务这块儿,和焘哥您这种行家比起来,我就纯粹是个门外汉??杀菹录热话逊镉鹁宋?,小妹也不能敷衍了事。得空的话,焘哥也多教教小妹如何?”

        余鸿焘连连摆手,道:“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嬴莹笑道:“什么使不得?是这杯酒不能喝?还是不想教小妹?”

        余鸿焘道:“我怎么敢和殿下兄妹相称,要是被陛下知道了,还不降罪?”

        嬴莹也没有勉强,她知道不能太心急,于是道:“那我们各论各的。我叫你焘哥,你称我殿下。就算怪罪,也是我不懂事?!?br />
        余鸿焘觉得有道理,但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驳。

        嬴莹继续道:“既然这样,那这酒……可喝得?小妹……也教得?”

        余鸿焘连连举杯,道:“喝得喝得,教得教得……哦,不……是探讨……探讨……”

        怪不得殿下要布个隔音阵法啊……

        原来是说这个啊……吓我一跳……还以为要说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余鸿焘将酒饮下,不给嬴莹机会,自己举起酒壶给满上了。

        他只是个正正经经的军人,艽朝的官场也向来不似古代华夏那般凶险,所以心思自然没那么重,能想到这些,已经是极限了。

        甚至可以说,艽朝的整个民风,相对来说都更淳朴。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居然能在这里见到。

        “那以后,小妹便多多依仗焘哥了?!辟ㄒ哺约旱沽艘槐?,虽是满上,但却只是浅浅地抿了一口。

        余鸿焘再次饮酒,道:“可是……殿下您的凤羽军,是轻骑兵啊……今日两次比赛,我的长端铁骑,可都是输了。在战法这一块儿,我们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子?!?br />
        “那如果我们两军对攻,你觉得谁的赢面更大?来,焘哥尝尝这个,你们以前还不知道吧,这肥肠也可以吃的。我在里院的时候,这可是里七院的副院长黄义歆最喜欢的东西呢。以后在战场上遇到,你送他两斤肥肠,说不定他就引着里七院去别处了?!辟ǖ?。

        余鸿焘自然知道这是玩笑话,道:“哎……还是吃不惯……”

        但嬴莹亲自给他夹的,他又哪里会不吃,只好在那里皱着眉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连嚼都不嚼一下,一口给咽了下去。

        不过,被这么弄一下,余鸿焘也没怎么仔细思考这个问题的敏感性了,主动将一杯酒饮下,似乎想要压下那肥肠给自己带来的不适,然后道:“说实话,殿下你可别生气,真打起来,你们凤羽军没有赢面。但是这种情况呢,又基本上不可能发生?!?br />
        “焘哥详细说说呢。来,再尝尝这腰子。知道吗?王曦之前捅我师傅,就是捅的这玩意儿!”嬴莹一副煞有介事的表情在认真地介绍着。

        余鸿焘心里叫苦不迭,心想我哪能不知道腰子是什么东西,但我还是喜欢大口的吃肉啊……

        他看着碗里的那一整只腰子,一边犯愁,一边道:“因为没有哪个主帅,会用轻骑兵去和重骑兵对撞。那样实在太浪费了。从一开始,这样的决策就是错误的。打不起来的?!?br />
        嬴莹举起酒杯,笑道:“看来,是小妹问了外行话??窗?,这些,就全得靠焘哥你多指点。我可是打算将凤羽军好好地带一带,力争超过你们长端铁骑。焘哥不会因此藏私吧?”

        余鸿焘和她碰了碰杯,饮下之后,道:“殿下说笑了。我的仕途,就到此为止了。再要高升,就得去兵部了。那些文书工作,我可不会?;共蝗绱粼谡饫?。至少,我可是随时都能进宫的。你看兵部的尚书,要进宫,只要不是朝日,都得递牌子,哪有我自在?殿下你和我也一样……这个……”

        “焘哥怎么了?小妹又说错话了?”嬴莹夹起一大块牛肉,然后将余鸿焘的酒杯拿开,换成了碗,“焘哥,如果说错了,可别和小妹一般见识,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br />
        余鸿焘赶紧将牛肉塞进嘴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然后自然而然地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长出了一口气,神秘兮兮地道:“殿下,其实你也和我一样啊……”

        “什么一样?”嬴莹故作不解。

        余鸿焘道:“殿下你带这支凤羽军,便是极限了。亲王不任职,这是自古就有的规矩啊。这样算起来,殿下还不如哥哥我呢,至少我还有一个理论的升官可能。而殿下你,既然不能朝中为官,便只有在这儿了……而且……妹妹你没发现吗?你这凤羽军,基本上可就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呢……”

        嘿嘿,余将军已经有些高了,不知不觉中,对自己的称呼变了。

        嬴莹稍微皱眉,然后表现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哥!你的意思是!”

        “嘘!你自己懂就好?!庇嗪桁饷媛兜靡庵?。

        看来这逸王殿下还真是个小迷糊啊,连这些都没想明白。

        经自己这么一提醒,还不得欠自己一个人情???

        “那……哥……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嬴莹问道。

        余鸿焘道:“这哪儿有什么办法?这可是陛下的心思啊。你就算看破了,也不要说破,不然就是揣测圣意,可不能做这种糊涂事啊。不过嘛,时间尚短,陛下这样安排,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妹妹你做好自己的事,以后和里院在战场上用战绩来说话,陛下自然不疑?!?br />
        嬴莹道:“可是……毕竟我和里院有旧……有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这话可就更说不得啊,这就是原因所在??!哎,小妹呀,你也是性子太直了,这种话都敢说。罢了,也算你认我这个哥哥,相信我才敢说这些。但以后在外面,可不能乱说了。至少你要表现出一种和里院划清界限的态度,懂吗?陛下其实也不是真防着你,但至少得观察一段时间不是?”

        嬴莹举起酒杯,道:“哥!这杯酒我必须喝了?!?br />
        “喝什么喝,小姑娘家家长都没长大,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庇嗪桁饨璞屏斯?,然后自己将碗中酒干了。

        嬴莹道:“那不行,那这杯,就算我替哥你的侄儿喝的?!?br />
        余鸿焘再干一碗,道:“那就更不行,那等以后,这孩子还不追着他舅舅打???”

        嬴莹见劝不过,只好以茶代酒。

        “那我明白了,哥,接下来,我就好好操练军务,先让陛下满意。那……说回刚才的问题,如果真的我们两支军队对上,有什么讲究吗?”

        “没什么讲究,我刚才说了,你们打不过。捉对厮杀,长端铁骑全都巫医双修,按照里院的标准,全都是主治医师或以上。要论集团冲锋,什么敢拦在重骑兵之前?”

        “???那我这凤羽军岂不是毫无用处?”嬴莹故意道。

        余鸿焘道:“怎么会无用?轻骑兵又不是用来向重骑兵发起自杀式冲锋的。你们本来的任务,就是侦察、袭扰、追击。躲在远处放箭难道不会?凤羽军,这名字当中就有一个‘羽’字,难道弓箭不该成为特色?”

        “那哥你的意思是,重骑兵向我冲来,我跑就完了?”

        “当然啊?!?br />
        “可万一我护着步兵方阵呢?那不是临阵脱逃?”嬴莹问道。

        余鸿焘笑了起来,终于将那只腰子夹了起来,狠狠咬了一口,道:“小妹你又犯迷糊了。那这种情况下,怎么能算作凤羽军对长端铁骑呢。应该算作凤羽军加上一支步兵队伍,合力对抗长端铁骑?!?br />
        “那要是重骑兵不理我呢?”

        “继续射!往死里骚扰!如果你够合格,那么就该狠狠咬住重骑兵不放,把步兵方阵当做诱饵?!?br />
        “步兵方阵被吃光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步兵都被吃光了,你都还没把人家的部队削掉一半???”

        “万一小妹笨,没有呢?”

        “那就又跑。甩出一段距离就放箭,觉得近了就跑。轻骑兵的马力,绝对比重骑兵耐久得多。等他们马都跑不动了,那就贴回去狠狠揍!不过嘛,这些都是理论上的东西而已。就好比我们长端铁骑,也不会单独行动,平时都会跟着一个重甲营。你看这次,不也是和你们一块儿出的任务吗?”余鸿焘道。

        嬴莹道:“哥,受教了??蠢?,我得常来请你们喝酒。哥,我给你说件事儿,你替我保密?!?br />
        “好!你说!”

        “我从上任以来,基本上就是在耍。日志里全是造的假!”

        余鸿焘大吃一惊,道:“你们不训练???”

        嬴莹摇头,道:“我不懂啊,又不敢让他们瞧出来,只好如此了?!?br />
        “但这……造假……我也不懂啊……哥也从来没干过啊……”

        嬴莹道:“不是这个意思,哥。刚才不是讲讨陛下欢心吗?我在想,过段时间,我去给陛下说,我们两军搞一个演习。你给下面的弟兄打点打点,让着我点儿,让我在陛下面前赢了你,如何?”

        余鸿焘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且不说下面的兄弟答不答应,这可是欺君啊?!?br />
        “那我就照哥你教我的方法来,我们来真的,只不过换成木刀木枪以及白墨箭,还打不赢的话,那就说明哥你刚才在乱教?!?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里院相邻的书:生之道火影之最强震遁?;?/a>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
  • 岳麓书院再现兴盛之貌 2019-07-13
  • 中信银行收购阿尔金银行后新股东“首聚” 2019-07-08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7-08
  • 学者:“首相官邸主导”决策过程促成安倍长期执政 2019-07-03
  • 悄悄查手机,伤了夫妻情 2019-07-03
  • 不容易!中国核电逆袭之路:从连钢筋水泥都需进口到走向世界 2019-06-26
  • 端午新经济体验无处不在 “指尖端午”玩出新花样 2019-06-24
  • 看惯了世界杯,这样的足球赛你见过吗? 2019-06-20
  • 3898元起vivo NEX发布:升降式前置镜头,正面全是屏幕 2019-06-20
  •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2018年第9期) 2019-06-16
  • 双面陈坤荧屏"脱身" "戏精天团"玩转年代爱情下饭剧 2019-06-15
  • 找准时机放作料 味道好还不影响营养! 2019-06-15
  • 土地红线不断的下降,农民却越吃越饱,中国农民是一只神的力量,会魔法 2019-06-11
  • 新车图解:华晨中华V7 引入宝马动力 2019-06-11
  • 抖音广告出现对英烈邱少云不敬内容 今日头条致歉 2019-06-06
  • 重庆百变王牌规则 新疆18选7复式玩法 20选5最新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福彩3d玩法 青海快3电子板 竞彩篮球大小分怎么看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记录 大乐透五个红球 阳光娱乐城ktv 女足法甲联赛巴黎 生生不息com一尾中特 竞彩篮球大小分301 百家乐概率大师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